保业绩稳分红 月内百余只债基集体限购

保业绩稳分红 月内百余只债基集体限购

(原标题:保业绩稳分红 月内百余只债基集体限购)

证券时报记者 裴利瑞

正值年末基金规模冲刺阶段,作为“冲量利器”的债券基金却在近期频现“闭门谢客”。

Wind数据显示,截至12月17日,仅12月以来,就有115只债券基金宣布暂停大额申购(A、C份额分开计算,下同),而如果拉长时间来看,四季度公告限购的债券基金高达271只。

整体来看,上述限制大额申购的基金大多具备两个特征,一是今年业绩较好,二是机构持有比例较高,业内人士分析,防止大额申购摊薄收益是债券基金限购的主要原因;此外,基金分红前也往往需要限制大额申购。

月内百余只债基限购

近来,股市持续震荡,风险收益水平较低的债券基金受到资金青睐,纯债基金密集限购。Wind数据显示,仅12月以来,就有115只债券基金宣布暂停大额申购,其中不乏天弘添利、兴业收益增强等今年的绩优产品。

例如,仅12月17日,就有天弘添利C、汇添富丰润中短债、信达澳银安益纯债、富国颐利纯债等10只债基暂停大额申购,限购金额大多在20万至1000万不等。

其中,天弘添利C将其申购上限从200万调低至20万,而在此前,11月25日,天弘添利还将其E份额的大额申购上限也降至20万元。截至12月16日,天弘添利C年内收益率为41.57%,在债券基金业绩榜中排名第三,从持仓来看该基金大比例配置了可转债。

此外,自11月25日起,兴业收益增强A也暂停了大额申购,单日申购额度上限为500万元。该基金同样在今年积极参与了可转债的投资机会,截至12月16日,该基金年内收益率为13.53%,同期二级债基平均收益仅有7.58%,远超同类基金平均水平。

而近期限购金额最低的是宝盈盈润纯债基金,12月13日,宝盈盈润纯债基金发布公告,将其单日限购金额调整为100元,在此之前该基金的限购金额为10000元。

保业绩和稳分红是主因

公募基金公司的主要收入来源按规模计提管理费,基金规模越大,基金公司的收入也就越丰厚,再加上年末正值规模冲刺的时候,债券基金又是冲量利器,为什么基金公司还要对债基限购呢?

有基金评价人士解释道,上述限制大额申购的基金大多具备两个特征,一是今年业绩较好,二是机构持有比例较高,不排除部分产品系机构定制产品。为了实现机构资金既定的投资收益目标和风险偏好,基金公司往往在年末限制大额申购,可以防止资金进入摊薄收益,维护基金的稳定运作。

例如,上述宝盈盈润纯债的机构持有比例长期保持在95%以上,此外,2021年中报显示,天弘添利C、兴业收益增强A的机构持有比例也均高于80%以上。

而除了“保业绩“方面的考虑,上述业内人士还表示,基金往往也会在分红前限制大额申购,预防大额资金利用基金分红免收所得税套利,以此保护基金份额持有人利益。

例如,鹏扬泓利A自12月16日限制1000万元及以上的大额申购,与此同时,该基金还发布了分红公告,计划以12月21日为权益登记日进行分红;类似的,中银丰进定期开放、西部利得祥逸A等多只债基均在分红前公告暂停大额申购。

可转债基金大幅领跑

回顾2020年的债市,从上半年的先抑后扬到下半年的窄幅震荡,特别是下半年以来,债券市场情绪围绕二次降准的预期反复博弈,截至12月7日,十年期国债收益率2.91%,中债综合全价指数年内上涨1.83%。

Wind数据显示,截至12月16日,全市场一共有4209只债基,今年以来整体平均收益率为4.15%,其中可转债基金大幅领跑,华商丰利增强定开A、前海开源可转债、广发可转债A等多只基金收益超40%,其中华商丰利增强定开A以45.59%的收益位居第一,收益不亚于众多权益类基金。

但与此同时,也有百余只债基年内收益告负,最高亏损幅度超20%,全市场债基年内业绩首尾相差超60%。

展望2022年债市,诺德基金债券研究员王宪彪认为,在宏观经济依旧处于结构转型阶段,宏观经济数据对债券市场的影响相对弱化,市场转而对宏观经济政策变动更为敏感。其中,他预计明年财政刺激可能会加码,地产投资下行和出口也不太能像2021年表现得如此强劲,而货币政策大概率要继续维持稳中偏松态势。整体而言,预计2022年货币和财政政策对债券市场较为友好。

而对于可转债市场,有债券基金经理提示了风险,认为在经过前期大幅上涨后,转债的性价比已经较低,市场可能在近期发生较大幅度的波动,高估值的小盘标的风险明显较高。

Previous Article
Next Articl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