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雪中悍刀行》用几分钟看清楚韩貂寺的一生

《雪中悍刀行》用几分钟看清楚韩貂寺的一生

他是大内巨宦,本名韩生宣,陆地神仙境下几乎无敌,指玄境第二,在指玄境界除了邓太阿,几乎没有对手了。他和人屠徐骁、黄龙士齐名,号称天下三大恶魔,他虽然和徐骁齐名,但论起恶毒程度,徐骁拍马不及,他杀人的残忍程度令人不忍直视。

残忍就是说他修炼的阴狠毒辣武学——红蛇剥茧之术,左手缠绕三千红丝,手腕血腥,被他杀死的人基本都是被他剥皮抽筋,死的极为痛苦,被称作“人猫”。韩貂寺有一句名言:人敬我一尺,我敬他一百丈,人欺我一时,我韩生宣欺他一世,可见他是个睚眦必报之人。

当年韩貂寺还是个没有名气的小太监时,赵楷的母亲曾送给他一碗饭吃,韩貂寺说:我就是一普通的阉人,不值得你这么同情,而赵楷生母却说:你又不是罪犯,我赠你一碗饭怎么了?赵楷的生母尊重韩貂寺,拿他当人看,对于当时的韩貂寺来说就是莫大的恩情。

因为赵楷的母亲短命,韩貂寺为了这一饭之恩,只能报恩于赵楷,并与黑衣病虎杨太岁一起成为了赵楷的师父,他几乎一生都在为赵楷谋得皇帝之位。至于韩貂寺为什么非要杀徐凤年,有三个原因:其一、离阳皇帝不想徐家有后,所以韩貂寺杀徐家任何人,皇帝都不会反对。

其二、他希望自己的弟子赵楷杀了徐凤年,从而有希望争夺皇位,毕竟赵楷是皇帝的私生子,想要争夺皇位基本无望,唯一的希望就是立下这样的大功;第三个原因是主要原因,那就是徐凤年和他韩貂寺有着杀母之仇,所以他与徐凤年早就不死不休。

当年赵楷生母死后,为了接回赵楷,韩貂寺用了一半与皇室情分,剑门关外调用两千皇室隐蔽骑兵,诛杀徐凤年救赵楷,则是用光了他和皇帝仅剩的一半交情。韩貂寺一生都是为了赵楷在做谋划,可关键的是,赵楷终归福缘浅薄,没有当皇帝的命,反而被徐凤年逼死。

那次救赵楷,韩貂寺先被汪植和白狐脸儿挡下,后又被白狐脸儿、轩辕青锋、死士戊带一千六百精锐北凉轻骑围剿,三次都被他逃出包围圈,他和皇帝的情份已用完,也回不去了。他要杀徐凤年,而徐凤年也想要他死,最后,他们痛痛快快的杀上一场。

太安城五百里以外千里之内,不死不休,这是韩貂寺的战书。这才有徐凤年、徐婴、青鸟、王小屏,还有死士寅、戊、丑,这么多人绞杀韩貂寺,过程中重创徐婴,毁徐凤年的飞剑,伤青鸟,碎死士戊的铁箭,破王小屏的剑,迎面冲撞人马更是迎面而死,连死四百人。

千骑赴死不过是障眼法,绝杀一招是隋斜谷的万里一剑。当韩生宣抓紧徐凤年脖子,蓄力就要击杀,此时徐凤年一剑递出,也相当于隋斜谷一剑递出,一剑刺心,再被徐凤年两记仙人抚大顶,一记手刀取下脑袋,至此,人猫韩貂寺,陆地神仙下第一人,离阳十万宦官之首就此落幕……

在西楚皇宫,徐凤年再一次遇见了韩貂寺。在那座天上人间,一对母子模样的妇人和年轻人出现在街道,母子身后站着一位仆人模样的老人,笑而不语。年轻人是赵楷,老人是韩貂寺,妇人不用说就是赵楷的母亲,让韩貂寺感恩一辈子的女人。人间心结天上解,最后的最后,韩貂寺的下场还是很好的。

Previous Article
Next Article